三荞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 | Powered by LOFTER

【ZR】花架

  • 又名高中生的爱恨情仇真令人摸不着头脑(不

  • 不良x学霸

  • 甜腻腻的恋爱故事

  • 年龄操作有,OOC会有,BUG会有,没校对所以错字也可能有

  • 主ZackxRay,有一点DannyxCathy

  • 其实是给芝姐的点文,也谢谢缘涅给我画的图🙏

  • 重操写手旧业,祝食用愉快w


——————————————————————


清晨的校园莺歌燕语,没有学生的熙熙攘攘,空气中混杂着泥土和郁金香的芬芳香气。若是穿过藤蔓缠绕的花架,会有星星点点的阳光洒在身上,张开双臂便能拥得满怀清香。

听说这是个表白的好地方。每届高一新生一入学,就会被学长学姐们围着细数历届学生的风流掌故,而那些爱恨情仇,多半是在花架下发生的。久而久之,也渐渐对这花架产生了那么一丝丝的憧憬。

同是高一新生的Ray却不像其他人那样津津乐道,对那些男男女女的纠缠不清也从不关心。但她喜欢坐在花架下读书,届时便是一幅“素手执卷,袅婷婉柔,白裳染嫣红”之景,盈盈颔首,那对眸子苍蓝幽邃,折射天边的星辰荡漾。届时,她自己便是一景。

虽说Ray两耳不闻窗外事,倾心于她的人也依旧不少。高一级部艺术社团有个叫Eddie的小伙子,红棕色头发碧绿的眼,颀长挺拔,虽说有点雀斑,但也是眉清目秀。Ray每天早上坐在教室里,往桌斗里一摸,准有他配着鲜花的情书。Ray总是叹口气,在Eddie热切地注视下拿着情书走出教室,不一会儿又空手回来,若无其事地开始早自习。

然而情书都去哪里了呢?高三级部艺术社团有个叫Cathy的,Eddie课余时间经常教她画画。她对这个有点趾高气扬的毛头小子很是不满,又听说他喜欢Ray,赶紧私下里勾搭了人家小姑娘,开始收集Eddie的情书,当作黑历史来嘲讽他。

这天Ray如往常一样把情书给了Cathy。

“辛苦你啦,Rachel。”Cathy靠在墙上,高挑丰满的身材很是抢眼,“改天学姐请你吃饭。”

“…也没什么辛苦的。”Ray摇摇头,扭头准备走。

Cathy在后边轻轻笑了一声:“你还真是无趣哎,这么多优质男孩追你,你居然一点都不动心?”

“连我那一天到晚臭着一张脸的学弟都沦陷了,Rachel,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魔法……哎等等你别走啊?Zack?Zack!”

“不是你非得让我带你来见人家姑娘的吗?现在你跑个什么劲啊?回来!”

Ray回首,顺着Cathy的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正慌不择路的快步离去,一边走一边手忙脚乱的把连帽衫的帽子扣在头上,任她Cathernie怎么叫也不回头。

Ray对此人还算有点印象。此人名为Isaac·Foster,也是这所学校的风云人物。但不是因为成绩好或是什么的,而是因为他视规则如粪土,抽烟喝酒打架斗殴,成绩差到没边儿,说夸张点就是斗大字不识一筐;还有个挺重要的原因使他惹人注目——Zack从腰往上半身全部缠满绷带,一年四季不管冷热都蒙着一张脸,跟Alan Walker似的,只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令人退避三舍。

Ray并不想和他扯上更多的关系,她摇摇头,又向前走去。

*

Cathy因为Ray和Zack的事情心痒了好一阵子。终于有一天,在她的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下,Zack勉强答应和Ray在花架下“偶遇”一次。

一个是人见人爱、品学兼优的文静学妹,一个是性格恶劣、远近闻名的校霸不良。远远望着在花架底下徘徊的Zack,Cathy觉得撮合情侣真好玩,比自己谈恋爱还好玩。

她远远看见Danny朝她的方向走来,连忙招呼他过来,躲在花丛后面偷窥。Danny问她在干啥,她手舞足蹈、声色并茂地向他说明了情况,Danny一皱眉,抬起手里的文件夹照着Cathy的脑门敲了一下:

“你在撮合Rachel和Zack?”

这时Ray已经走到了花架下,她抬着头望着Zack,他双手局促不安的背在身后,绞着帽衫后面的一块布料,深红色的帽衫已经被汗水濡湿,支支吾吾的似乎在和Ray说着什么。Cathy想着Zack平时那副流里流气的小流氓相,又看了看他现在手足无措的的傻样,不禁笑出了声,笑着笑着脑袋上又挨了Danny一记文件夹。

作为高三的优秀学子,Danny在学校的表彰大会上见过Ray几面,对她苍蓝的眼睛记忆犹新。没想到那么漂亮的眼睛居然交给这个混蛋了,他越想越惋惜,痛心疾首地举起了手里的文件夹。

“再拿你那破文件夹拍我,老娘就跟你分手。”

“……”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Danny扼腕叹息。

*

都说恋爱使人变傻,Zack这个人本身就没什么智商,再被恋爱一消磨,智商简直要归零了。他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提出那种要求。

那天在花架底下见了Ray,刚开始他几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衣角差点被自己生生扯烂。他躲躲闪闪的也不看看人家,一直盯着右上角一株垂下来的紫藤萝。如果不是戴着面罩,恐怕Ray已经看到他通红的脸。机会难得,他也不敢落荒而逃,只得硬着头皮和Ray扯些有的没的。

Ray看到Zack的时候感到有点意外。但看上去他不是来找事儿的,就安心了。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就站在原地望着他,等着他说些什么。他比她高了太多,Ray几乎是垂直仰起头,脖子都快酸了,也没听他吐出一言半语。她看出面前大男孩的不自在,于是主动开口,问他到底有何贵干。

然后Zack说出了让自己后悔了一个月的话。

我想让你给我补习。

短短一句话被他断断续续、支支吾吾地说了足有半分钟。

啊就这点事儿啊,小意思。Ray爽快地应允了。

后来Cathy听说这件事简直当场笑死,她拍拍一脸阴沉的Zack,笑着宽慰他:谁叫你的短板是人家最擅长的呢,这不是迫不得已嘛。

而且今后你每天都能和Rachel独处一段时间,不亏不亏。

*

到了补习的时间,Zack早早地坐在自习室里等Ray下课。他破天荒的没有逃课,而是心神不宁地在教室里度过了一个下午,等到快下课了再溜出来,换个地方继续心神不宁。

闲着也是闲着,Zack随手抽出一摞书在桌上搭起了城堡。Ray一推门,被桌上高高耸起的一摞书吓了一跳,听见门响的Zack也吓得不轻,手一哆嗦把书碰倒了,坍塌的城堡就照着他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他慌忙一闪,躲过了被压在书下的危险,自己却也重重地摔在地上。

Zack环视四周的一片狼藉,坐在地上也不敢起来,时不时抬头瞄一眼Ray的表情。Ray云淡风轻地捡起地上的书,轻轻地说句,站起来,我们开始吧。

这时候的自习室已经不会有阳光照进来,却残留着阳光温暖的颜色,空气里弥漫的灰尘和书本的气息在这样的颜色下变得更加清晰又昏沉。Ray讲话的声音轻轻的静静的,Zack听得有些不真切,书本上的字也模模糊糊的,却死也不敢靠近哪怕一点点。Ray察觉到,便主动往他的方向挪了挪。两个人几乎要靠在一起,他一低头就能闻到她的发香。

Zack能清晰地听到Ray的话语,书本上平时晦涩难懂的知识点也变得越来越清晰,他却感到一种莫名的不真切。静默的时候,仿佛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和心跳。好真实,很虚幻。

到了结束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Ray不住宿舍,Zack也从不在学校住宿。他问她住在哪儿,她说了一个地址。他思忖良久,抬头对她笑了笑,说,我也在那附近,一起挤地铁去吧。

夜晚的地铁人依然很多。幸运的是,这一节车厢还剩下两个座位。Ray身段娇小,先挤过去抢了座位,然后对着Zack指指另一个。Zack犹犹豫豫地走过去落座,手臂越过Ray,抓住她身边的栏杆。

脑力劳动加上晃晃荡荡的地铁,Zack的神志渐渐有些恍惚。他又闻到Ray身上散发的独特香气,鬼使神差地把握在栏杆上的手,搭在了Ray的肩膀上。Ray整个人微微一震,扭头看了一眼Zack。Zack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瞬间被吓清醒了,又不敢直接把手拿下来,索性头一歪假装睡着了。Ray见状还帮他调整了一下头的位置,好让他睡得舒服点。

Zack在面罩后面快爆炸了。

下了地铁Zack送Ray到她家楼下,Ray指了指一个没有亮灯的窗格,说那就是她家。

Zack有点疑惑,便问她,你家里人都不在吗?

Ray淡淡地回答,他们都死了,我很小的时候就都死了。

Zack默不作声,对提起这个问题感到有点歉疚。良久,他推一把站在原地的Ray,扬起一个笑容。

“你到家之后把灯点亮,我看到灯亮了就走。”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好歹我也是你学长。”

Ray点点头,走了。

不一会儿,那扇窗户亮起了暖黄的光芒,一如下午自习室的色调。

*

两人每天在自习室补习,Zack在Ray面前也渐渐不那么紧张了,时不时还会暴露一下本性。

Ray一共见过Zack打过三次架,第一次他打了Danny,在Cathy的调解下才没酿成什么大事。Danny可没就此释怀,毕竟他一拳打在脸上,差点儿断了鼻梁骨。

事出有因,当时Danny正在和Ray友好交谈,突然他低头直视着Ray的眼睛,一只手还抚上了她的脸。好死不死Zack就给看见了,一个没忍住,冲过去就是一下子,直接把Danny打到了后面花丛里。

现在Ray看到白花丛中Danny的一片血还觉得触目惊心。

第二次是因为不良少年之间的纠葛,又一个不要命的追到自习室要和Zack干架,Zack把书本一摔,骂骂咧咧地揪住那小子往墙上一摁就是一顿暴揍。Ray嫌吵,还嫌乱,这是她头一次对Zack有了别的感情——不是别的,是厌恶。

她想起父母生前一次次的大打出手。

后来她在回家的路上和Zack商量,能不能以后别打架。Zack心里不爽,倒也憋着没说出来,嗯嗯啊啊几声就敷衍过去了。他觉得Ray哪儿都好,就是麻麻烦烦的。Ray开始给他补习之后,他就几乎没逃过课。虽然是自己的意愿,但憋在教室里总不那么心甘情愿。

俩人有点相看两厌。

堆积在心里的微小情绪,攒多了,早晚有爆发的一天。

第三次打架就是个导火索。

开头说过,倾心于Ray的人非常不少。事态发展至今,关于Zack和Ray的言论已经在校内传的沸沸扬扬。偏偏有喜欢瞎搅和的,非要在中间插一脚,闹的鸡犬不宁。

Ray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七八个人围堵到教学楼的背面。她应该逃跑,或者呼救。她感受到久违的恐惧,蝉鸣和男生们嘻嘻哈哈的说笑声在耳边喧嚣成一片。

她想像以前一样,呼喊她的父母,却猛然忆起,父母早已不在人世。

包里坚硬冰冷的金属现在却不在身边,连最基本的防身都做不到。

她的嘴唇翕动着,颤抖着,却不知她要呼唤的、到了嘴边的名字,现在又去了哪里。

那伙人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

“……她做了那个人的女朋友,落得这个下场也不奇怪嘛……”

…啊……

“……和Isaac扯上关系的人嘛…看上去还是个好学生,简直是瞎了眼……”

Zack…

“…别墨迹了,大哥,上吧。”

到头来,她想要呼唤的名字,也只有那么一个。她仅存的那点快乐和温存,仅仅来自于那一个人。其实她一直觉得,如此,足矣。

几乎失去意识前,Ray听见自己微不可闻的呼唤。

随即而来的是一声巨响,完全不给人喘息的空间,抓着Ray的头的那只手几乎是一瞬间松开来,她顺势瘫软下来,倚靠在墙上,抬眼却望见模模糊糊的人影,一时间被难以名状的感情融化了双眼。

是他来了。

不知道他是哪里得到的讯息,但他确实站在她的眼前。

Zack的兜帽已经滑落,露出一头凌乱的黑发,似乎是赶来得很急。不知道是因为怒不可遏,还是因为奔跑的疲累,他扯下了面罩,剧烈地喘息着,拳头握得咔咔作响。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杀了那家伙的冲动。

他带着身后的三四个人,对面是团团围住被揍飞大哥的一群小弟。他阴沉地开口,声音里是难以自控的愤怒和拼命压制的颤抖:

“…你们让开。”

那伙人哪儿会让,一个一个都操家伙准备干仗了。打了我们大哥还叫我们让开?我可去你妈的!

“都他妈说了叫你们让开!”

终于按捺不住的Zack飞起一脚蹬翻了为首一个操棍子的。其他人见状,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好嘛,这下真的要动手了。对方有七八个人,而Zack只有三四个人,形势一边倒——向Zack那边倒。

要说Zack是怎么在这个学校里建立起一方势力,又是一段惊为天人的传奇故事。总而言之,若是没点实力,徒有匹夫之勇,是绝对成不了气候的。

不出五分钟,那伙人全都会丢盔弃甲缴械投降。直到他重重挥下的一记闷棍被那个弱不禁风的女孩挡住之前,Zack还是信心满满的。

他惊愕地看着拼命抓住自己胳膊的Ray。

“别打了,Zack。”

她几乎是哀求。

Zack简直要被气的背过气去。你也不看看我帮谁呢?!他狠狠地把Ray推向一遍,又一脚踹开揍到一半的人。他抬起棍子指着那伙人,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都滚吧。

待那伙人屁滚尿流地撤退了,Zack才回过身来,垂眸静视着Ray。他突然觉得自己很蠢。一个月以来,他委屈自己跟着Ray补习;他事事都听Ray的,为她的利益而付出自己;现在,他又因为她的一句话,改变了自己行动的方向。

他其实是愿意的,也是高兴的。有一种不知名的感情在驱使着他,他却无法唤出这感觉的名字。

他想停下来。

Zack突然笑了起来,他仰起头,没有看着Ray,却是在和她说话。

你不用给我补习了。

我们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都是我的事情了。

他干脆利落地束起几缕较长的头发,戴上兜帽。想要戴起面罩的时候,他迟疑了一下,突然一把拉过Ray,在她的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然后在身后人的哄笑嬉闹声中,转身远去。

他的背影逐渐淡出Ray的视线,手中不知何时点起的烟升起丝丝缕缕的青烟,被最后一抹斜阳染上了暖黄的颜色。

*

第三次打架之后,俩人的传言并没有减少,反而传的更凶了。

特别是有一次,Ray到Zack班门口找他,恰好那时候他还在班,Ray就旁若无人地喊了一声,Zack,补习的时间到了。

周遭一片起哄声。Zack恼羞成怒,差点儿揪着她的领子把她提起来。

“我不是说不用补习了吗?!”

“那是你说的啊。”Ray歪着头,“你说‘我们’结束了,剩下的事情是‘你’自己的。”

“而现在给你补习是‘我’的意志。”

“……”

Zack无言以对。为了息事宁人,只得暂时跟她走。

毕竟走到一起的人,身上总有些东西是彼此离不开的,像是磁铁一样,不管分开多久或是多远,重新靠近也只会吸附在一起。

透过那些繁花似锦的喧哗,谁又是谁的救赎。

那些日子,Zack依然跟着Ray补习,却也照常逃课。逃课的时间里,他坐在自习室的桌子上,呆呆地凝视着下午的太阳一点点西沉,耳畔全是她轻柔的声音,心间萦绕着她的发香,仿佛她就坐在身边一样。

有些东西还是放不下。

他决定说出口。

又是一日补习结束,天已然透黑。Ray先走出了自习室,Zack殿后关灯。Ray已经走出了好远,却仍不见Zack出来。待她返回门口查看情况时,灯突然灭了,Zack从屋里走出来。走廊是漆黑一片,唯有窗外路灯的光芒朦胧不清。

两个人站在自习室前。Ray仰头望着Zack,Zack也低头看着Ray。

一如那天花架下的光景。

“…喂,Ray。”

他开口打破了死寂。

“我想知道我们两个的传言是否属实。”

Zack用自己所能想到的最隐晦的话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出乎意料的是,Ray居然听——不——懂。

自己早应该想到!这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怎么可能知道那些杂七杂八的流言?!Zack懊恼到了极点,一闪身又回了自习室,自己靠在墙上捂着通红的脸抓狂,留下外边不明所以的Ray在那儿一头雾水。

那现在该怎么办?!Zack脑袋里一团乱麻,手捂着脸死也不放下来。

“Zack,你能再重复一遍吗?”

“不能!!!”

“那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我……”我说不出来!!!

“……”

Ray静默了一会。

“如果Zack永远不说,我就永远不知道你想表达什么。”

“……行吧。你知道我说的那个传言是怎么回事吗?”

Ray摇了摇头,又想起来Zack看不见,便回答了一声不知道。

Zack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来。他在心里诅咒了自己一万遍,牙关一咬硬着头皮小声说了一句:

“…他们传言我们在交往…”

Ray听见了,声音虽小,但她真真切切的听见了。

又是长久的死寂。

“…Zack觉得是真的吗?”

Zack觉得自己的脸烫得要命,事到如今让他回答,岂不是要命?他偷偷看了看Ray,只见她的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幽邃的光,仍是那样的静默,一言不发,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又恍惚想起花架下,她从木槿和山樱花争奇斗艳的廊下袅袅走过,临水照花,自成一景。

一瞬间,他溃不成军。

“…是真的。”

“……”

“……”

“……”

“是真的。”

*

两个人又一次挤地铁回家。

这次Zack的手臂光明正大地搂着Ray的肩膀,Ray整个人靠在Zack怀里。地铁上的人禁不住侧目:又是小小年纪不学好出来虐狗瞎人眼的。

Zack依然送Ray到楼下。

“上去记得点灯。”他笑着说道,“我毕竟是你学长啊。”

“何况现在不仅仅是学长了。”

Ray也报以微笑,盈盈如烛火般的笑容浅浅消失在楼道深处。

不一会儿,灯亮了。

暖黄色笼罩了整个夜晚。

FIN.

BY三荞


评论(18)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