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荞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延命治疗

两把大刀(。

煠咏:

与 @肆樾 的联文,中也的日记在她那里QAQ,灵感自同名曲,没什么大联系........听过原曲还请不要用原曲的剧情食用w

玻璃糖,像四十米长刀一样的玻璃糖

喜欢看甜饼的各位我对不起你们QAQ,真心很喜欢这种糖所以.......

一方死亡预警

————————————————————————————

太宰治的日记

2016年9月26日(深蓝)

主治医生森先生今天给了我一件叫手机的东西,他告诉我可以用这个来写日记,既然活着也没什么大意思,就当做打发时间写写好了。

我看到的光景不过是病房中惨白的墙壁,狭小的窗口罢了,又有什么可写的呢?

嗯......把呼吸机拔掉应该可以死掉了吧,但是会被森先生发现,然后抢救过来诶。

说什么要我活下去,真是自私的父母啊,活着又能怎么样,有着先天性疾病的我,也没有走出过这个狭小的房间,听说外面有一片片无边的盐水,映着天空的颜色,冰冷地反着光,跳下去的话,应该可以死成的吧。

天空是蓝色的吗?好像很美的样子,如果从高楼上一跃而下,又会看见什么呢?蔚蓝的天空下映照着我殷红的血液,会不会是很美丽的死法。

但是那建立在我可以走出这个房间的基础上,那些事情,我做不到,连结束自己的生命都做不到,这就是我无趣到极点的人生,不,这已经不能算是人过的生活了,我根本无法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活下去,失去了医疗机械的我,连自主呼吸一天都做不到。

为什么要活下去啊,我连什么美好的事物都期待不了,狭小的病房里,怎么会有什么美好的事物。

总之,先活下去试试吧。

明天可以不要到来就好了,要是一睡不醒,不是很美好的事情吗?

 

2016年9月27日(深蓝)

今天爱丽丝在医院看少女漫画,当她进我的病房和我聊天时,她说想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吃甜点。

可是森先生不是经常和你一起吃吗?我问道,甜点是什么味道呢?从出生起就生活在这里的我,根本没有机会吃什么有味道的东西。

那是不一样的,爱丽丝告诉我,是那种恋爱上的喜欢。

恋爱啊,那种普通人的感情,我恐怕终其一生,也无法拥有吧。

还是一样得过且过,就算活下去,明天也是一样的无趣。

 

2016年9月28日(浅蓝)

今天在病房的小窗里看见了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有橙色的及肩长发,和所谓的大海一样冰蓝的眼瞳,穿着中性的西服,就像高傲的大小姐一样。

虽然想和她一起殉情,但是应该不行吧,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的我。

森先生告诉我,那是他的亲戚,名字叫“中也”,“chuya”吗,不像是女孩子的名字的样子。

那位小姐真的好美,要是可以说上几句话就好了。

我看见她在病房门口看了我一眼,啊啊,感觉到了满满的厌恶啊,不过这样也不错,她是唯一一个除了森先生以外,用同情之外的眼神看我的人。

我竟然开始期待明天了,感觉活下去也可以的样子,这种感觉,是所谓的恋爱吗?

 

2016年9月29日(淡蓝)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那那那位“中也”,他竟然是男生啊啊啊啊!那么漂亮的人竟然是男生,把我在病房里的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初恋还我啊啊啊啊!!!

我这么和他说的时候,他狠狠地给了我一个眼刀呢,不能怪我,因为中也真的太好看了。

不过我感觉,我还是喜欢中也的。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一个男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定是待在病房里太久的错!没错!不关我事!!!

明天他,还会来吗?

 

2016年9月30日(白)

今天中也也来了,他竟然叫我青鲭,可恶的家伙,明明就是一只死蛞蝓罢了!

你看好了,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看你还会不会叫我青鲔!

他给了我他的手机号码,原来如此,通过短信就算见不到对方也可以聊天呢。

但是我好想看着中也和他讲话,看着他冰蓝的眼瞳听他讲外面的世界。

如果我跟他讲“我喜欢你”,他漂亮的眼睛应该会瞪得很大,然后脸上露出可爱的绯红,呜哇,好想看看是什么样的。

中也告诉我,折一千只纸鹤,心愿就会实现,那我想有一天,走到病房外面,跟他讲“我喜欢你”,然后偷偷拍下来他脸红的样子。

啊啊啊纸鹤好难折,今天只折了一只,不过学会怎么折了真是太好了。

明天我还要在病房里折纸鹤,至少在我死前,要折出来一千只纸鹤,拔掉身上的管子抱紧他。

所以在那之前,我还不能死。

 

2016年10月1日(橘红)

据说病房外已经是秋天了,中也告诉我,外面有红色的枫叶飘落,还有金黄色的各种叶子落在路面上,然后世界被染成晚霞的颜色,至于晚霞,是他头发的颜色。

外面越来越冷的样子,可是在恒温病房里生活的我,不知道何为冷,何为热,中也他让森先生打开了病房门,递给我一条印着诗文的围巾——他是个作家,那上面是他的诗句,他给我围好了围巾,真是个笨蛋,我又不会觉得冷,但是围上以后,感觉有什么包围了我的脖子,倒也说不上太难受。

我问中也,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热了。

他拍了拍我的背——唔啊啊好疼,我的身体可是差得很——他笑着说道:

“这不叫热,”

“——叫温暖。”

今天折了二十只纸鹤,连画也没有画过的我手工实在是差得可以,要是可以折两千只就好了,一千只给我,一千只给中也,两百天吗,应该会活到那个时候吧,到底是我的延命治疗先结束,还是千纸鹤先送给中也呢?

我连明天能不能活动身体都不知道,这对我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得了的目标呢。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期待活下去吧。

 

2016年10月2日(橘红)

森先生告诉我,中也的瞳色是大海的颜色。

我问中也大海是什么颜色的,他告诉我是蓝色的,不是天空那种淡淡的蓝,是深邃的蓝,深不见底的蓝,真是奇怪的形容,但是既然像中也的眼睛一样,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了吧。

中也他告诉我,他要有一天带着我去看海,要是我的身体再好一点,还可以一起在海里游泳,游泳啊,不要说游泳,我自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好好洗过澡,都是通过护理师帮我擦干净的,甚至也有因为不能拔下管子而不能弄干净身子的情况,而且还很常见。

那我要多折一些纸鹤了,然后让中也一起和我许愿快点好起来,这样愿望就变成双倍了,会不会成功率高一点呢。

我的明天依靠着奇迹,奇迹的名字叫中也。

 

2016年10月3日(橘红)

今天中也给我带来了海的照片,海很美,真的就像中也说的那样深不见底。我问中也海前面的圆圈是什么,他告诉我那是作为横滨标志之一的摩天轮。

我问他摩天轮是什么,他告诉我是圆形的,有着很多小客舱的游乐设施,几个人可以坐在一个舱内,随着摩天轮上升到空中俯视下面的景色。

等你好了,我要带你去坐摩天轮——中也是这么说的。

嗯,约好了。

我看见他笑了,笑得像他的发色一样耀眼——据说那是阳光的颜色。

 

2016年10月20日(白)

今天又有手术了。

我的病情又恶化了的样子,这段时间又要隔离起来了。

希望明天还可以在窗口看见中也。

 

2016年10月24日(橘红)

今天我还活着,但是身体好无力啊。

中也又来看我了,他告诉我天气越来越冷了,对了,现在外面已经是十月了,中也穿得也越来越厚了,他也戴了一条围巾,是和我头发一样的棕色,他说这样就和我的橙色变成一套了,这样也不错呢,不过围巾和他那没品的帽子可不配啊哈哈,我这么说了,结果中也差点打死我,没办法,我的身体现在这么弱——弱到连千纸鹤都折不了几个,打字也很费力,普通人稍微用一下力气,我大概都要进抢救室。

我想活下去,然后在明天看见笑得耀眼的中也。

但是为什么,我想睡了。

 

2016年11月3日(灰)

今天中也打架了。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因为中也怎么也不愿意说,中也受伤了,但是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和你这个病弱的家伙不一样”,被这么说了呢。

我恨自己病弱的身体,如果我不是那么无力的话,我应该可以站在中也身前护住他的吧,结果现在,连能不能活下去都要他担心。

千纸鹤越折越多,我身上的管子也慢慢增加。

还请延长我的生命。

让我活在有着他的明天。

全都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梦里的那个耀眼的人,我是成为不了的。

至少请让我成为,可以对他说出自己感情的人。

 

2016年11月4日(冰蓝)

今天我久违地自杀了——用中也给我的围巾。

中也他喊着把我救了下来,问我为什么要自杀。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他会难受的。

这具病弱的躯体,只能插着管子维持生命,就算离开了医院,也一定需要中也来保护。

我想变得强大,不用很厉害,只要可以挡在中也的身前就好了,这样子的话,说不定还可以看见中也一边说我一边帮我包扎,结果还是很感动的样子了,这样的中也最可爱了。

但是现在的我,站都站不起来了。

中也,我想好好地活下去,活在和你一起去看海、坐着摩天轮看横滨的明天。

 

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月1日(橘红)

中也告诉我,今天是跨年夜,说是要庆祝我活到了新的一年来病房里陪我。

原来如此,外面的人们有叫“跨年”的习惯啊。

中也他给了我一个护身符,寓意是“早日康复”,他说我不能去神社,所以就给我带了一个护身符。

他告诉我神社里住着神明大人,为了我,他还投了两枚五百元硬币向神明祈福。

祈福是像折千纸鹤一样的事情吗?但是现在的我,折不了了呢,就连打字,都要颤抖着。

但是就算是痛苦地活着,只要有中也就可以了。

所以,要是还可以和中也跨年就好了。

 

2017年4月29日(橘红)

虽然现在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但是今天是中也的生日,所以今天一定是橘红色的。

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给中也,连话也不能多说了。

但是如果是短信的话,还可以发,我和他说想一起吃蛋糕,我看见他在病房门口哭了,为什么呢?我只是想和他一起过生日而已——尽管我从来不被允许碰蛋糕。

我看见中也走了,大概过了四个小时,中也又过来了——带着一个没有奶油的蛋糕。

蛋糕没有味道,他说是因为我没办法碰调味料,但是还是很好吃,不要说味道了,我连有特别的口感的东西都没有吃过。

嗯,今天很开心——是叫开心吧,这种感觉——吃到了中也做的蛋糕,但是为什么中也要哭呢?我不明白呢。

 

2017年5月2日(藏青)

身上的管子越来越多,我再也没办法活动了,中也也只能从玻璃窗外看着我。

全都是我的错。

我大概,要在折完千纸鹤前死去了吧。

对不起中也,我大概活不到出院的那个时候了,去看海也好,坐摩天轮也好,都要食言了。

我心一横,扯断了身上的管子,把手伸向床头的手机,我看见窗外的中也拍着玻璃,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中也,我喜欢你。

我看见他冰蓝的眼瞳瞪大,但是他的脸没有红,我看见他的眼角流下了眼泪,慢慢地张开了嘴,他大概是哭出了声音吧,但是我却听不见。

我看见他给我回了一条信息:

——我也是。

脸好凉。

我这是,哭了吗?

布满针孔的手摸上自己的脸颊,

——感觉到了什么液体,不断地流下。

我们要是可以在病房外相遇就好了。

肩搭着肩,像所有同龄人一样说笑着,然后我们做着普通的工作,然后我会偷偷地买好戒指,单膝下跪送给红着脸的你。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我恨这样的自己。

中也,至少在生命的最后我想告诉你,我爱你,很爱很爱你,爱到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我愿意为了你活下去的程度吧。

 

2017年5月3日(深蓝)

因为昨天的事被训了。

中也好像也暂时来不了了,森先生也训了他。

明明全都是我的错。

森先生把管子插了回去,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他告诉我延命治疗快要失效了,是吗,要离开中也了啊.......

没有中也的日子实在是太痛苦了,就算是看着他也好啊。

我想到一句话,在我还可以看各种书籍和动画时看到的一句话:

如果你的寿命是一百年,我要活到你九十九岁零三百六十四天的时候,这样子的话,我的每一天都有你。

那么请让我许下一个不可能的愿望吧。

如果你的寿命是一百年,请让我活到你一百岁零一天的时候,这样子的话,你就不会因为我死了难过了。

所以即使很痛苦也好,请让我继续活下去。

 

没能写出来的一篇:

2017年6月13日(橘红)

啊,身体好像没了知觉一样,动不了了。

我应该,看不到明天了。

我看见中也在门外,透过玻璃窗看着我。

中也,不要哭啊,中也你那么美,哭了的话,冰蓝的眼睛不就会蒙上一层水雾了。

中也要笑着活下去,就像我第一次看见你那样,高傲地。

对不起,中也,我要离开你了,真的很想亲口说一次我爱你啊,但是我只能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

中也,可以杀了我吗?

中也,我爱你,虽然我知道已经这么想了很多次,但是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但是我现在,连为了你活下去都做不到。

中也,我想死在你的旁边,这样一定很幸福吧。

中也好像是知道了我在想什么,我看见他跑走,一会以后跑了回来,打开了病房的房门,走到了我的床边。他的眼泪从眼角滴下,弄湿了我的床单。

真是狼狈啊,中也。

不要哭了,我会难受的。

我看见他下了什么决心,拿开了我的氧气罩。

谢谢你,中也。

我用最后一点气息,流着泪笑着对他说道:

——中也,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他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溢出,他吻了我,我感觉到他的眼泪流在我的脸上,我通过他的气息艰难地呼吸着,感受口腔里的触感。

中也,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获得幸福。

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可以看见你,和你说话,告诉你我爱你,最后死在你的怀里。

谢谢你,中也,我死了,只是因为我太幸福了,所以神明实现了我一直以来的愿望罢了。

我得了不治之症。

病名叫“爱你”。

 

————————————————————————————————————

QAQ写这篇文的时候直接在咖啡馆哭出来,感觉这是一颗玻璃糖呜呜。

日记里的很多地方参照了自己的日记,比如对于明天的想法以及背景颜色。以下是颜色代表的意思:

蓝:绝望,颜色越深感情越强烈;

白:平淡无奇;

灰:灰暗;

橘红:中也的发色,喻义阳光,代表幸福与温暖的颜色。

藏青属于蓝色。

欢迎私信矫正三观QAQ


评论
热度(66)
  1. 三荞煠咏 转载了此文字
    两把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