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荞函数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函数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同人】延命治疗

  • 与 @煠咏 的联文。灵感都是她的w

  • 每次必说的错字和BUG

——————————————————————————————————

中原中也的日记

2016年9月26日 晴转多云

那该死的飞机终于落地了,我只想站在清新的空气下呆一辈子。

耳压,飞机上吵闹的小孩,推着推车的空姐,闷热的空气,昏昏欲睡、头昏脑涨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烦躁。

我拉着行李箱下了飞机,来到森先生给我安排的宾馆,疲惫地摊在床上不想起来。啊——真想睡一觉再不起来。

这里有阳台,真好。我洗了个澡,头发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然后胡乱在头上包裹了一块毛巾,坐在天台上吹冷风。这样也许会头疼,但是我不在乎。虽然是黑夜,不过出于习惯,我还是久久坐在阳台上凝视着漆黑的夜幕,桌子上的诗稿被吹得哗啦啦直响。我索性啪地合上诗稿,掏出手机打游戏。

妈的,又输了。无聊。真无聊。我把手机随便扔到一边,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回响着哗哗的浪花声。对,今天在飞机着陆之前,我看到了海。

海水是湛蓝的,天空也是湛蓝的。无边无际的蓝色。从小就有人和我说,我的眼睛是美丽的蓝色,比世间所有的蓝色事物都美。对此,我只是一笑置之,从不做任何回答。

足以让人融化的蓝色,让人沉醉其中的蓝色,一看就能感到无比安心的蓝色。什么时候能近距离得感受一下纯净的海水呢?站在沙滩上,被天和海的蓝色围绕着,那感觉一定很棒。

横滨也是有海的吧,改天应该去看一看。如果自己去的话......会不会有些孤单呢?找一个人陪我去?但是我又能找谁呢?头一次察觉自己居然是那么的孤单。

算了算了,不胡思乱想了。还是赶快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去森先生那里呢。


2016年9月27日 多云

给同事芥川打了电话。芥川说他妹妹貌似有喜欢的人了。然后我和他说,你别瞎塞狗粮。有喜欢的人是好事,我还没有呢。我是这么和他说的,实际也是这么想的。有喜欢的人,应该是件很美妙的事吧。

我可以带着那个人游遍大江南北,吃好吃的,满足她的一切愿望。

哦,对了。等我有了喜欢的人,我就带她去看海吧。


2016年9月28日 晴

今天去找了森先生。

啊啊啊真是不爽,居然被门卫当做可疑人士拦在了铁门外。我说我是森鸥外先生的亲戚,那老头还一脸“真的假的你没在骗我吧”的胡一表情看着我。真是的,如果忽略身上的一身黑衣,我有那么不像好人吗?!森先生也好像很忙的样子,迟迟不能出来接我。最后终于看见森先生气喘吁吁地跑出来,我的火气“噌”的一下就窜起来了,恼怒地大喊了一声“森鸥外”,结果被森先生狠狠地打了头,还没骂了没大没小,怎么能随便乱叫叔叔的名字。真是的,把我晾在外面这么久,居然一句表示歉意的话都没有。咝,还下手这么重,好疼。

森先生好长时间没忙成这样了。怎么,又有什么疑难病症或是重症病人了么?

我问森先生,森先生一怔,然后沉默不语。良久,他低声说,那是个可怜的孩子,和你差不多大,也许一会你能见到他。

我没说话,跟着森先生上了楼,来到了走廊尽头的一扇房门前。他拿电磁卡开了房门,让我站在门外。想必里面就是他的病人了。

森先生说他叫太宰。太宰治。

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病人的面貌。

我想不到用什么别的词语来形容,总之就是,很好看的一张脸,只是肤色苍白得像纸一样,仿佛融入了雪白的病房中一样,像一个透明人一样,风一吹就会消失。只不过——

——那是什么眼神啊?!为什么要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我?!好像......在看他的恋人一样。

我瞪了他一眼,眼睛中肯定有深深的厌恶之情。

然后我走了,脑海里却不断浮现出他的面貌。

太宰治......吗?真是让人一听就觉得不爽的名字。但是......自己好像并没有那么讨厌他。

回头再去看看他吧。


2016年9月29日 阴转晴

我真的不想在自己的日记里爆粗口了。真的!一点都不想!

但是太宰那个混蛋,是他逼我的!!

我今天去看他貌似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一进病房,太宰就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几分钟,看得我浑身上下不自在,然后,他居然说——

“什么嘛,原来中也是男孩子啊......太可惜了,亏我还以为你是女孩子,还献出了我的初恋......”

女孩子?!你他妈才是女孩子!!看你这弱柳扶风的样子,不管从那方面看都比我像上了十倍八倍好吗?!

我当时真想一拳打死他,不过鉴于他是重症病人,我只能默不作声地用眼神剐他。

不过他刚才好像说了......初恋?

……为什么我听了这话会感觉脸红心跳啊…!莫非、难不成......我喜欢他?!我喜欢一个男的?!

荒唐!

但是一听这话,心情居然变好了,就像今天的天气一样。

明天再来看他吧,


2016年9月30日 大晴天

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了,约了朋友逛横滨。

中午吃了自助餐,不是我说这群人真是,你们拿这么多干什么,要罚款的!不管反正也是指着我付账吧......幸好我魅力无限,随便一撩,服务员小姐就放我们走了,哈哈哈哈。

然后我去干了什么来着?哦,去看太宰了。

和他聊了好多,顺便把手机号给他了。所以说这家伙连短信都不会发吗?!不过学得倒是很快。一点就透。我告诉他折1000只纸鹤可以让愿望实现,听这话时他的眼睛亮闪闪的,鬼知道他在想什么。啊,我还顺便送了他一个绰号,青鲭。

他好像挺生气,顺便也送了我一个,蛞蝓。

神他妈你好歹还是条鱼,我就直接成虫子了???

不能打他,他是重症病人。明天也要好好记住,不能打他。


2016年10月1日 多云

已经是秋天了。我漫步在医院的小路上,听着脚下的落叶发出一声声脆响。

医院里的鲜花大多已经凋零了。我注视着它们,心里有种难以言状的凄凉,于是写下了下面的诗文:

——鲜花已凋

未带走我记忆中你的面貌

站在墓碑前为你哀悼

无言泪水中时间慢慢消耗

啊,一提到诗文,今天给太宰带去了一条围巾,上面是我的诗句。毕竟我是个作家,是不是也应该让他了解了解文学呢?也不知道病房里需不需要戴围巾。

但看上去是不需要的,太宰居然说“热”,不过后来一想,他的意思也许是“温暖”。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笑了,然后拍了拍他的后背——不过貌似把他给拍疼了。

之后......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太宰的脸上似乎有一丝淡淡的悲伤。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看他这个样子,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想落泪。


2016年10月2日 晴转多云

怎么森先生也拿我的眼睛来举例子啊,真的有那么像大海吗?

被太宰这么一说,我又想去看海了。我信誓旦旦地对他说,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看海。去游泳。但是转念一想,太宰在这副身体,别说游泳了,就是拔下管子自由活动也绝非易事。

话说,之前我说过要带喜欢的人去看海吧。那带他去看海又算什么啊?!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自己在日记里悄悄地承认一下,经过这么久的陪伴,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他了。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呢?

看着太宰身上逐渐增多的管子,听着滴答作响的仪器,仪器上的红点闪啊闪的,我注视着红点,心里并不好受。我甚至有些恐惧,害怕那红点会突然停止,然后带走太宰的生命。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生活,他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已经离不开他了!

而我还能做什么,只能在内心默默祈祷,祈祷太宰的生命能够尽可能长的延续下去。

太宰,你要好好的活下去啊,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


2016年10月3日 多云

今天给太宰带去了海的照片,是不是很美?他的眼神里有期待和向往。我向他承诺,等他好起来,我就带他去坐摩天轮。

他笑了,然后说,约好了,中也可不许临时变卦。

我也笑了,但是笑着笑着竟然想哭。

没错,约好了,那你也一定要活到那一天啊,混蛋,绝对不许提前给我死了!

但是这些话我没有当着他的面说,我怕刺激他。


2016年10月20日 阴转小雨

我还是一样去找了太宰,但是森先生说,他今天有手术。

手术吗?太宰的病情......我急急地想问,森先生却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走了。

病情......又恶化了吗?我站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上,感到有些许无助。


2016年10月24日 阴转多云

太宰的病情似乎稳定住了,但是看上去没精打采的。

……就算没精打采也要嘲讽一下我的帽子是吗?!我实在是没忍住,估计那一拳差点打死他。

我和他的围巾现在是一套了,很好看。

然后我又和他聊了一会,他好像很疲惫的样子,我便起身离开了病房,让他休息。


2016年11月3日 阴

他就是个废人了吧,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他值得你这么天天往医院跑么?

朋友听说了太宰的事情,这么对我说,语气里有一丝丝的嘲弄。

也许他说的是事实吧。但是——

——我决不允许他这样说!

然后我就和他打了一架,还挺激烈的,最后我们两个都负了伤,不欢而散。

见到太宰的时候,他似乎很担心我的伤。真是的,有那么严重吗?这点小伤我才不在乎。

他问我打架的原因,我不愿意说,我怎么能说。

太宰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忧伤,但转瞬即逝。我想他能猜出个七分八分。他也许在把过错往自己的身上推。

不怪你,太宰。你只需要安心地活下去就好了。

不要悲伤,不要彷徨。

你有我在身旁。


2016年11月4日 雨

混蛋太宰!我给你围巾不是让你自杀用的!

今天一走进病房,眼前的场景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太宰躺在床上,脖子上勒着我送他的围巾。我不顾这里是医院,大喊大叫着把他救了下来,笨蛋,你为什么——

我一边训斥着他,一边帮他躺回床上,重新把围巾给他围上。以后可不许用这个自杀了啊。

心痛到无法呼吸。

我还没有带你去看海,还没有带你去坐摩天轮,你怎么能死呢?

求求你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2016年12月31日&2017年1月1日 晴

还是头一次在医院跨年呢,陪在太宰身边,一起跨年。

真好,他又活到了新的一年。这样下去,真希望他的病情能有所好转。

抱着这样的心理,我去了神社,为太宰带了一个寓意为“早日康复”的护身符,祈祷他真的能早日康复。

神能不能满足我的愿望,还是个未知数。

我只是在心里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能和太宰一起跨年,对我来说是一件最快乐的事。看着窗外的烟花,我不禁奢望起来——

如果以后还能和他一起跨年,那真是太好了。


2017年4月29日 阴转中雨

太宰居然记得我的生日。

我去他的病房里找他,他和我说,他想和我一起吃蛋糕。

但森先生曾告诉我,太宰不能碰一切诸如蛋糕一类的食品。可他只是想为我过生日,和我一起吃蛋糕而已啊!

自由活动,看大海,坐摩天轮,吃甜点,所有普通人能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他居然一项都做不到吗?!

何止做不到这些事情,他现在几乎连生存的权力都要被老天夺走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我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的声音。眼泪在脸上横流,从下巴上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不是早就决定了吗,不管多么难过,都不能当着太宰的面哭啊......

我转身走了,不就是蛋糕吗,我自己做。只要不放那些奶油和调味料,就没关系了吧。

几个小时之后,我带着没有味道的蛋糕又回到了医院,太宰的病房。

太宰吃着令普通人难以下咽的蛋糕,露出了满足的开心表情。

我又哭了。

我好想你活下去,我好想以后每一个生日都和你一起过,我好想和你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好想好想.....

我别过头去,不想让太宰看到我哭成这副惨样。


2017年5月2日 雷阵雨转暴雨

我至今还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太宰的病情持续恶化,直至植物人一样躺在床上,再也动弹不得。

有多少次我想破门而入,冲到他的床前,却屡屡被医生和护士拦下。

我站在门前,透过小窗口定定地看着他,不愿移开视线。突然,太宰动了。

我看见他强行欠起身子,然后,拼劲全力,拔掉了身上所有的管子。

不——!你要干什么!混蛋!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我疯了一样地拍打着玻璃,太宰把手伸向床头那部手机,微笑着,打字。

随后我的手机响了。我颤抖着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未读短信,瞪大了眼睛。

——中也,我喜欢你。

我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流到嘴里,又苦又咸。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大哭出声。我的双腿无力,险些跪倒在地上,却被身后的护士拉住。

——我也是。

我这么回答他。是啊,太宰,我喜欢你。我承认了,我喜欢你啊,但是这话,应该是没有机会当着你的面说出来了。

一片混乱中,我看到森先生大步跑过来,打开房门冲了进去。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世界陷入一片寂静。安静的世界里,唯有太宰的音容笑貌,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回荡。

我喜欢你。

一辈子都没法让你亲耳听到了。

终究你还是狠心的决定丢下我,让我陷入无尽的孤独和寂寞。


2017年5月3日 阴

太宰被抢救回来了。

因为昨天的事,他被森先生骂了。

我也被森先生以“太宰要好好休息”的理由,被勒令短时间内不许来医院。

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太宰呢?他会不会因为没有我而感觉孤单呢?

提到太宰,森先生的表情很凝重。

心里不祥的预感慢慢加重。

也许我就要失去太宰了。失去的东西是无法挽回的。我不想这样。

但是我还是盲目地相信着,世间的一切终究会好起来的。


2017年6月13日 无天气记录

今天的一切都好像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我感受不到天气与温度,能感受到的只有绝望与悲伤罢了。


我站在太宰的病房前,无声地哭泣。

我在心里一遍遍呼唤着他的名字,但他听不到。

太宰。太宰治。

太宰......治。我想起和他初见时,他坐在床上,我站在病房门口。他的脸上是欣喜,我的脸上是厌恶。

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躺在床上如同一具尸体,我站在隔离门外哭的不成样子。

太宰,如果你死了,我还如何能笑着活在人世间。

抱歉,直到这时候,我还在妄想着眼前的情景只是一场梦。我不能亲口对你说出“我爱你”了。这一切都是源于我之前的不坦诚,我痛恨那个怯懦犹豫的自己。

可是这一次,太宰,我们真的要说再见了。希望下辈子,我们能成为幸福的恋人。

我要他在我的身边死去。否则我会后悔终生。

我下定决心,玩了命的寻找森先生。森先生正在做手术,我像只疯狗一样推开阻碍我的护士和医生,直接冲进了手术室。

森先生看到我,然后一愣,随即呵斥我让我出去。是啊,我知道我很胡闹,这是手术时间,但是太宰也许等不到手术结束的那一刻啊!

也许是看我哭的是在是太狼狈了,森先生叹了口气,掏出钥匙递给我。我接过钥匙,一刻也没耽搁,撒腿就往回跑。我不想浪费能和太宰待在一起的任何一点时间。

我打开房门,跪在他的床前。眼泪流的更多、更快了。看到我这副模样,太宰肯定在心里嘲笑我吧。

我横下心,一把扯掉他的氧气罩。太宰微笑着,也流下了眼泪。

——中也,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我说。

我低下头去吻了他,我的眼泪滴在他的脸上。

我也爱你,爱你爱得几乎要发狂。

起码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我们获得了最后的幸福。

再见,太宰。

我会代替你好好地爱惜自己,我不会再让死去的你再为我难过。

再见。


2017年12月13日 雪

今天下雪了。

距离太宰离开已经有半年了。

后来我发现了他折的千纸鹤。虽然远不够一千只,但是数量也足够惊人了。

我带着那条我给他的围巾去了墓地。我轻轻扫开积在墓碑上的雪,把围巾系在上面。

我又没出息的哭了。滚烫的眼泪落下来,融化了地上的雪。

太宰,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我想起大约是十月的时候,我在医院里散步,看见凋零的花,写下的诗句。

我把它补全了。


——鲜花已凋

未带走我记忆中你的面貌

站在墓碑前为你哀悼

无言泪水中时间慢慢消耗

控制不住地喊叫

回应我的却只是虚空寂寥

想念你的拥抱

拼命地奔跑

却未能抓住你的一丝一毫

停止思考的大脑

剩下的全是你的音容笑貌

手上的黑纱散开在周身围绕

凛冽风中只为你一人舞蹈

想埋怨你走得太早

好想追随你

奔向天空缥缈

END.

——————————————————————————————————

哭着也得写完!于是我就哭着写完了!!

我把中也的感情代入到自己身上了,结果写到后来无声尖叫,好痛苦

天气都是根据中也的情绪定的,整篇文章的回路就是——刚一开是中也的日记里有除了宰之外的东西,笔调还算欢快。后来宰占的篇幅越来越大,然后笔调文风也开始越来越哀伤......不知道我又没有表现出来。

最后的诗是几天前的渣作,强行押韵,献丑w

好了希望大家支持我们两个w


评论(10)
热度(60)
  1. マンジュシャゲ三荞函数 转载了此文字
    亲爱的(っ'ω')っ))要抱抱
  2. 三荞函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