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荞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同人】天下好室友终成眷属 一

  • 别看题目这么嗨皮,正文其实不怎么欢脱。

  • 现代世界观,作家宰和公司职员中也。

  • 这是前一阵期末考试那几天晚上的神经病产物......脑子混乱,所以还是那几个老毛病:错字,BUG,OOC。

  • 本来想一次发完,结果越写越多就打算连载。提前声明一下,这篇文章我是想到哪写到哪,借它抒发了我的一些感受和想法,整体很随意,希望不会影响到文的本质。

——————————————————————————————————

让人搞不清楚的感情无非有三种:以为自己喜欢对方,但是实际不喜欢。以为自己讨厌对方,但是实际不讨厌甚至还有点喜欢。还有一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对对方抱着的是什么感情,不是喜欢也不是太讨厌,就是那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把彼此的命运紧紧相连。


正文  

一、


“呯——!”


中也暴躁地踹开家门,身上的制服随着剧烈的气流扬了起来。他狠狠地把罢工的车钥匙摔在地上,骂骂咧咧的大叫太宰治你个混蛋给我滚出来,我的车钥匙是不是被你做了手脚。连喊数声都没有回应,中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出来,想让自己冷静一下。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中也摸出手机,看到了来自太宰的未读短信。


——中也,我得出去一下,可能会晚点回来。我没带钥匙,晚上等我回来给我开门。


中也本来就生着太宰的气,一看这条短信立马气得七窍生烟。他丢下一句“死青花鱼你今天就睡外面吧!鬼才等你回来!”之后关掉了手机,再也不去关注来自太宰的任何消息。眼不见心不烦,何苦自己给自己找气生。中也想。


这就是中原中也现在的生活。他生活在横滨,在横滨的一家公司做职员。薪水不很高,所以和别人合租了一套房子。他有个混蛋室友,名叫太宰治,是个奇葩可恶又令人捉摸不透的人——起码中也是这么认为的。和中也这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同,太宰是个作家——但是你别想在他身上找到任何属于作家的成熟稳重的气质。太宰时常会干出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对中也搞搞恶作剧啦,稿子拖到天荒地老啦,有事没事去自杀一下啦——不管干什么,最后的烂摊子总是中也收拾,把他整得焦头烂额。


顺带一提,上次太宰拖稿,天天猫在家里躲催稿的,整得人家编辑直接杀到了家里,扬言要是太宰再不交稿就天天来催,吓得中也软硬兼施,好话都说尽了,好不容易才平息了编辑的怒气。等到编辑离开,中也回头默默看了一眼笑得满脸纯良无害但实际上是个大祸害的太宰,毫不留情地打了他一顿。


综上所述,他们两个的合租生活并不愉快,每天不闹出个鸡飞狗跳决不罢休,事情小则像今天一样,太宰会搞些像把中也的车钥匙弄坏、让他一大早上不了班恶作剧,这种情况一般吵吵架就能解决。如果事情闹大了,第二天就会有公司里的同事来问候中也。


“中原先生,你脸怎么又青了。”


中也就会轻飘飘地回他一句:


“没什么,和一条青花鱼起了点冲突。”


同事们就一头雾水:好好的为什么中原先生会招惹上什么青花鱼,还和青花鱼打架。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



虽然在短信里狠狠地骂了太宰,也把自己的手机关机了,但是中也还是认命地打开电脑,一边工作一边等太宰回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中也只觉得眼皮发沉,脑袋也昏昏沉沉的。中也的身体一向不好,不怎么能熬夜,却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说实话,在身体方面,中也没少受太宰照顾。唯一令人不爽的是当中也躺在床上没法动弹的时候,太宰都能想出各种怪招来折磨中也。比如上次中也发烧,太宰给中也熬了一锅汤,汤里放了药,苦的和胆汁似的那种。


那种感觉想必大家都能脑补出来,就是你感动地喝下一口汤,心里想着啊呀这家伙原来是个好人,然后下一秒立马就喷了出来,咳嗽个不停,然后指着已经笑趴下的始作俑者又没力气跳起来打他,最后只能拿自己撒气,恨自己选了这么恶劣的混蛋做室友。


中也趴在桌子上。他已经睁不开眼睛了,险些睡过去。恍恍惚惚中,他听见钥匙开锁的声音。是太宰吧。他迷迷糊糊地想,随后察觉到什么不对,立马就清醒了,风风火火地跳起来直奔大门口。


“死混蛋你不是带钥匙了吗!”中也怒气冲天地冲到那似笑非笑的黑发青年面前,揪住他的领子,仰起头死死地瞪着他,愤怒得好像一碰就会爆炸。


“对啊,我带了。”太宰有意无意地晃动手里的钥匙,一脸欠揍,“我说的话你还真信啊,中也。”


中也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拳头冲着太宰的脸打过去。太宰猝不及防地把头向后一仰,躲过了百分之七十,被打中的地方立刻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中也并不解气,扬起拳头又是一拳,却被太宰抓住了手腕,动弹不得。太宰抓着他的手,强行扭到身后,想控制住暴走的中也,一不小心使力太大,疼的中也直抽气,抬起腿重重一脚踹上了太宰的腹部。


两人在客厅里打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等到两人都打得筋疲力尽了,这才停下手,瘫倒在沙发上喘息。中也的衬衫领子被扯开,领子的一边还竖了起来;后面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被扯到了前面,凌乱地挡在眼前,整个人杂乱不堪,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太宰也没好到哪去:脸上逐渐泛起的红肿触目惊心,进屋时还戴着的眼镜也早就被打落在地上;一只袖口的松紧带险些被扯断,上衣的其它部分也被中也扯得几乎要破掉。


气氛陷入一片死寂,屋子里仅残存着两人的喘息声。中也首先打破死寂,径自走回屋里,“咚”的把门一摔,留太宰一个人在外面。太宰注视着中也房间紧闭的门,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从包里取出电脑,打开。


中也在屋内把门反锁,然后躺在床上,拿出手机。


他们有一个习惯出奇的相似。当和对方闹了别扭的时候,他们都会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或者电脑,浏览自己的网络好友名单。


只要看到这些名字,不管他的头像是亮着的还是灰暗的,都能使自己感到莫名的安心。因为,当看到这些名字的时候,就会觉得,不管世界和命运如何待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总会有一个或几个人站在原地,一直等候着你,倾听你的内心,愿意为你分担一切困难与悲伤。


这样的人,哪怕只有一个,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于是,他们都点开了一个对话框。对话框那头的人,是他们认为最能令自己放松和信任的人,最值得倾诉的人。


——嗨,睡了吗?


中也疲惫地打下几个字,发送。


——我想找你聊聊天,方便吗?


对方很快做出了回应。


——当然可以。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中也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敲击着。对话框被文字塞得满满当当,时不时还带几个愤怒的表情,宣泄着中也内心对对太宰的种种不满。


非常有耐心地(我想能看完的一定非常有耐心)看完中也一大段的牢骚,对方给中也回话。


回话的内容有些出乎意料,对方没有安慰中也,更像是自言自语般地回了一句话:


——和室友关系不好吗?我倒是......挺喜欢我室友的。


中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在对方紧跟着又发来几条消息,阻止了即将陷入尴尬境地的对话。


——啊对了,我没和你说过吧,我是个作家。我写了一点东西,你能帮我看看吗?给我点建议什么的,或者帮我看看有没有错字~


——作家吗?我那个讨厌的室友也是作家,只不过,他可没你这么会说话好相处。改天可以让你们一起交流交流。


中也饶有兴致地点开对方发来的链接,逐字逐句地读下去。


——写的不错。没有错误。


那个人的文风可以和太宰媲美。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中也不得不说,文章能写的和太宰媲美,那就已经算出类拔萃了。而正在和自己聊天的这位,就是那种出类拔萃的人。


——是吗?谢谢。


——冒昧问一句,您是个作家,为什么还要靠别人审阅稿子、提意见呢?


过了好一会,以致于中也以为对方已经下线了的时候,对方给出了这个问题的回答。


——首先,当然是因为人无完人,就算是个作家,他的作品也不是完美的,还需要别人的意见和建议,从中就会发现很多不足之处,然后加以改正。另外,还有......


——我得认真写,才能多得些报酬,好养我室友啊~那么,我先下了,再见。


——哦,再见。谢谢你陪我聊天。


中也看着对方的头像变成灰色,自己也关掉了对话框,把手机扔到一边,脑海里却又浮现出刚刚那人的最后一句话。


——我得好好写,才能多得些报酬,好养我室友啊......


到底是多好的室友,才能让一个人那么喜欢和在意啊。


另一房间的太宰也结束了和网友的对话,伸了个懒腰,开始敲击键盘。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一丝微笑不知不觉地爬上了自己的嘴角。


今天写个通宵吧。太宰微笑着想。


TBC..

——————————————————————————————————


所以......看在我天天熬夜码字的份上,赏在下几个小红心和小蓝手吧!【默默跪下磕头

↑所以这才是你的真正用意吧

好了我不闹了哈哈希望大家喜欢,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


评论(1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