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荞函数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函数 | Powered by LOFTER

【11·11特辑】不就是个头发嘛至于吗

*今天光棍节,我来投狗粮了

*被虐后有感而发,半小时速写

*请大家多多支持,蟹蟹大家



一道寒光闪过,毫不留情地......



将那红色斩断。



鲜艳的红色落到地上,如同盛放的曼珠沙华。





“所以,渚同学他......”



“把你的呆毛砍断了?”



杀老师弯了弯触手,在赤羽业郁闷的小脸上戳了戳。



别用世界末日的语气宣布世界和平的消息啊,业同学。



杀老师啊,我郁闷得很啊,生气又生不起来,因为对方是渚啊。



所以。



“老师.......让我砍你一下吧。”



赤羽业毫无征兆的站起来,一刀砍向杀老师。



“不要那么激动嘛业同学!有话好好说!nuruhuhuhuhu~”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杀老师的脸上还是露出了藐视的绿色条纹。



突然,杀老师的脸一下子变回了严肃的白色。



“明天就考试了吧业同学,你要顶着这个头发去校本部考试吗?”





ABCD班的全都瞎ABCD班的全都瞎他们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



“咦~这不是E班的赤羽业嘛,遮遮掩掩的干什么呢?”



卧槽、



碰见谁都好,唯独不想碰见你们五壮士英杰啊!



心里抓狂着,赤羽业一脸装叉的回过头去。但头上的呆毛出卖了他。



“赤羽业?”走在第一个的浅野学秀回过头去,愣了一下,“你是赤羽业、吧?”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不是赤羽业。



“你......秃了?”



…………………………………..啥?!



你才秃了!你全家都秃了!



难道在你们眼里我的呆毛就是我的头发吗?!



【关于头发】



【业渚】将开启【恩爱大法】



听闻没了呆毛的赤羽业在学校的经历,潮田渚寒毛倒竖,心里一片懵逼。



“业君,要不你把我的头发削了泄愤吧。”



晚上,再三思考的潮田渚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才不要。”



“咦?为什么?业君你不生气吗?”



“不生气哦,因为对象是渚嘛。另外就是......”



赤羽业温柔地将潮田渚搂进怀里,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潮田渚柔软的发丝。



“在我眼里,渚君削成什么样都好看呢。”



“但是.........我觉得不补偿一下业君,我心里会愧疚的啊......”



潮田渚把头往赤羽业的胳膊里一埋,脸色微微有点泛红。



“真的想补偿我吗,渚?”



“嗯嗯。”



“干什么都行吗?”



“…….嗯。”



“那么,好的,渚。去床上吧。”



赤羽业拦腰抱起怀中的恋人,走进了卧室。



潮田渚:(揉腰)等等这和剧本设定的不一样啊?



本人:(作大死)嘿嘿我只是觉得好玩嘛顺便来助攻一下.........哎哎!不要砍我!!大爷我错了!!!




潮田渚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是潮湿的,散发着一股水汽。



“渚,”赤羽业随手撩起潮田渚的刘海,“头发长了呢。”



“好像真的是呢。”潮田渚甩了甩头发,“都有点挡眼睛了。”



“要不......我来帮你剪一下吧,渚君❤。”赤羽业拿起剪刀,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



好寒.......业君......会把我头发折腾成什么样啊......



算了,看在我把他呆毛削断了的份上,随他吧。



“闭上眼睛。”



赤羽业把潮田渚拉到镜子前,小心翼翼地张开剪刀,对准,慢慢地剪下去。



潮田渚听话地闭上眼睛,任由赤羽业折腾。



嘛,这家伙还是.......挺让人感动的嘛,我竟然还认为他会趁机报复我一下.......



潮田渚这样想着,微微红了脸,心里一片柔软。



正在此时,赤羽业勾起嘴角,冲着潮田渚的嘴唇亲了上去。



你特么不按常理出牌!!!



我看错你了!!!



潮田渚的内心此刻是崩溃的。




噫.......虽然被业君占了一口的便宜,但是这头发剪得还是不错的嘛。



想想下次怎么折腾一下业君的头发吧❤。



前天,E班同学看见赤羽业的头发被潮田渚打了个蝴蝶结,瞬间笑喷。



昨天,E班同学看见潮田渚德尔头发被赤羽业染了个色。



今天.......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连在头发这方面上都要给我们塞一吨狗粮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还是孩子啊!!!



不就是个头发......



至于这样吗。



END.



但愿得没有打错字........排版已废。

【11·11】狗粮专辑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