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荞

我画画太丑了被关了起来

© 三荞 |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太中】无意义战争

  • 双学霸设定。

  • 无意义复健,结果不小心写多了。

  • 想到哪写到哪儿,很随意。依然会有错字,BUG,OOC。

  • 。。灵感来自本人奇葩的学校生活。

  • 注意事项就这么多,想到我再来补。

——————————————————————————————————


依稀记得那是个惬意的午后,太宰治斜倚在学校的长椅上,研究手上的题目。说是研究,但是并不专注。他捏着笔在手里转啊转,也不落笔;曾迷倒过无数小姑娘的桃花眼此时微微眯着,懒散的目光四处游离,最后落在不远处褪色的公告栏上。


公告栏上的玻璃被阳光折射出刺眼的光芒。上面贴着最近一次考试的排名榜。位居榜首的,赫然是太宰的名字。太宰歪歪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然后他顺着那一列名字向下浏览,紧随其后的名字令他情不自禁地翘起了嘴角——


这个名字还是头一次紧贴在自己身后,也是头一次离顶峰只有一步之遥。可惜,峰顶还是被他太宰治捷足先登了。他耸了耸肩,起身准备离去,却突然被横空飞来的篮球砸了个正着。


“喂,好像砸到人了,中原。”


“哦,是吗?反正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明明篮筐在相反方向啊?”


太宰捂着被砸的头,瞪着不远处若无其事的罪魁祸首,年级第二中原中也。


叫做中原中也的少年向着太宰缓缓地走过来。阳光一样耀眼的橙色头发微微卷曲,偏长的头发自然的搭在肩上。他在太宰面前站定,海波一样的蓝色双眸掩藏着荡动的火焰,宁静和和躁动交织的目光使他的脸庞流露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和目空一切的狂傲。


“是不是又不服气了啊,中也?”太宰治迎视着中原中也咄咄逼人的眼神,千般万般无可奈何,“我没想和你争的。”


中原中也没搭茬。他一手抱着篮球,一手夺过太宰的笔记本翻阅起来。校服上衣松松垮垮地系在腰上,略短的白T恤卷起来一截,露出线条分明的腰部,他也不在意,只是一言不发地翻阅着太宰的笔记本。倒是太宰轻轻啧了一声,伸手抚平他的衣服,重新系好校服上衣。


面前的少年一点都不领情,转而狠狠把笔记本拍在了太宰脸上:“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放心啦,下次肯定排在你后面。”太宰一笑,重复了一遍这句已经说过无数遍却一次都没有奏效的话。


“祝你下次你直接挂科,我可不想让你仅仅排在我后面。”中也伸手扯住太宰的衣领,迫使他低头和自己对视,良久才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松开了手,说出了这句同样说了无数遍却依然形同虚设的话。


然后太宰就会勾起嘴角,迅速揉揉面前的人乱乱的橙发:“那就请你多多关照了,第二名的矮子。”


中也不耐烦地踢他一脚,丢下一个“滚”扭头就走。


这一幕在每次考试之后都会准时上演。太宰似乎非常不想和中也竞争,却总是为下次考试做一个不真实的预言,给中也一个竞争下去的希望。中也呢,明知道太宰的预言都是假的,却总是忍不住想去试一试。都说他们是竞争关系,但好像又不是。剪不断理还乱,没人愿意费尽心思去理清如此奇怪的关系,他们两个人也不想。


毕竟现状还谈不上不尽人意。就这么待着,挺好。



*


不知道是哪一次考试,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分到了一个考场。


中原中也不屑地哼了一声,瞥了监考老师一眼,随随便便地把脚搭到桌子上,发出好大一声响动。年轻的女老师从椅子上腾空而起,正欲发作,又被中也的眼神骇的缩回了位子上——她知道这位大爷不是什么善茬。


有一次测试,答完卷的中也坚持要出考场,被那监考老师英勇无畏地拦下。估计那老师也不知道他暴躁易怒目中无人的脾气秉性,中也当即一拍桌子,把在那桌答卷的学生吓得一抖。估计那学生也是吓傻了,居然下意识地拍了回去。咱也不知道这下意识反应为何如此清奇。中也轻描淡写地扫了扫他——他发誓他没有任何威吓的意思——那个学生就吓得一摊,就差打滚求饶了。


顺带一提,监考老师被逼无奈放走他的时候,他放下话来,大意是这次我对自己非常有信心,肯定能咸鱼翻身超过太宰治——上次太宰的排名也在他之上。


结果是身没翻成,还掉锅里了。


之后他盯着排名榜首的“太宰治”盯了足有半个小时。来来往往的学生都避他十米,确保自己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再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他们真怕中也突然暴怒然后随手抓住一个无辜的路人就揍——之间可不是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想到这里中也不禁叹了口气。仔细想想,就像是被施加了棘手的诅咒一般——他超过太宰的次数居然屈指可数。自己到底比那个混蛋差在哪儿啊?中原同学百思不得其解。


好了,不在这回忆往事了,太宰治进考场了。


他斜挎着背包,白得抢眼的衬衣隐隐散发着清香。从对面窗户投过来的阳光照在他的头发上,发丝在阳光的映照下成了浅棕色,衬得脸庞俊美白皙。他冲着监考老师微笑,扬起的嘴角透露着不真实的美感。被他的双眼注视久了,会像毒品一样上瘾,神魂颠倒,无法自拔。


好不容易才魂魄归位的女老师红着脸开始发卷。


中也扭头看了看太宰,恰好太宰也在看他。察觉到目光的接触,中也嗤笑了一声,然后愤然转过头去,瞪着桌子上的卷子。


等着吧,太宰治。这次我中原中也一定要把你这个出头鸟生生打成青花鱼。


鸟变成鱼。怎么越想越不对劲。


听说太宰治有个讨厌的毛病,中也早就听闻了。只要验算正确,太宰就会在算草上打一个勾。笔划过纸,哧啦一声,明明白白地告诉人家:我又对了一道题。坐在附近的人听到这声音就会极度没有安全感,心理素质差的甚至会紧张成狗——太宰的验算基本没错过。


以前有人和中也哭诉“我再也不想和太宰治一个考场了”的时候,中也其实很不屑的。


但是他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听着太宰打勾心烦意乱,恨不得一拳打过去了却太宰的毕生心愿。


中也努力平抑着心中的怒火,抬起手想揉一揉太阳穴,结果把算草纸蹭到了地上。他忙弯下腰去捡,太宰却比他抢先一步。


太宰不动声色地捡起纸,饶有兴趣地翻看着。中也怒不可遏地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脚,力度大得连他自己的脚都隐隐作痛。太宰极力克制着剧痛,抬起双腿把中也的脚踩在了自己脚下,这才让他安生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中也感觉脚上的力道松了,算草纸也被丢了回来。他低头一看,瞪大了眼睛,然后飞快地扫了旁边那个讨厌的家伙一眼。


纸上赫然是一个大大的对勾。


一旁的太宰治若无其事,继续答卷。


那一次中也以微小的差距败给了太宰。他难得不觉得恼怒,只是默默地想,太宰这家伙似乎没这么混蛋。


直到他发现自己就是错在那道被太宰打了勾的题上。


现在中原中也觉得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没有之一——因为他居然信了太宰治那个大混蛋。



*


校报的记者做过一次对全校优等生的采访。下面截取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一部分访谈。之所以选他们的,是因为这两位在某些访谈内容上表现出了惊人的默契,具体内容如下:


#太宰治


Q:“太宰同学,请问在能与你匹敌的尖子生里,谁给你留下的印象最深?”


A:“中原中也。”


Q:“为什么?”


A:“因为......矮?”


其实太宰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中也:那你就非得说矮?!)


#中原中也


Q:“中原同学,请问你对哪位竞争对手印象深刻呢?”


A:“太宰治。”


Q:“那大概是什么样的印象呢?”


A:“……这个我劝你别问。我现在想到的形容词都难听得不堪入耳。”


但中也对太宰的印象好像又没有那么差。


#相同的一个问题


Q:“那你觉得太宰/中原同学有什么优缺点吗?”


太宰治:“缺点就不逐项列举了。智商堪忧,但是体术不错,说白了就是会打架。长得好看算吗?不过比不上我。”


中原中也:“那家伙啊脑袋倒是挺好用的——虽然不愿意承认。缺点我可以说三天三夜都打不住,你听吗?”


校报的记者姑娘表示再也不想采访这两个人了。回答得默契归默契,但是生命不息互怼不止,这架势她真招架不住。于是干脆甩出一个简单粗暴的问题:


“你们对对方抱着的,大概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回答多半是恨或者讨厌之类的吧。记者姑娘暗暗猜测。


没想到两个人都迟疑了一下,最后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谁知道呢。说不清楚。


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要到几个星期后的一次突发事件中才真正揭晓。



*


访谈之后几个星期的某一天下午,中原中也逃课出校买东西。他提着一小包东西准备翻墙回学校,却被人一把抓住了脚,从墙上摔了下去,东西散落一地。他骂了一句,怒火中烧地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就要挥拳打向那个没事儿找事儿的混蛋。


千钧一发之际,从什么地方又窜出了几个黑影,其中一个猛地抓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胳膊上漆黑的纹身颇为眼熟。中原中也挑了挑眉,突然发现这一群人都有点眼熟。


“喂,你们。”他一把打掉黑色纹身的手,问道,“你们是不是前几天被我揍了的那群人?我不打算道歉,所以可以放我走了吧。”


可笑,那天明明是他们先找的茬儿,中也觉得揍他们也是情理之中,怎么今天还来报复了?


那一伙人可没有半点要放他走的意思。废话,社会里横行霸道的混混突然吃了这么大的一个瘪,让他们狼狈至极的居然还是一个学生,当然要找机会一雪前耻了。方才拽住中也脚的——似乎是他们的大哥——哼了一声,一挥手,身后的小弟立马抄起家伙,摩拳擦掌地准备上了。


人数比前几天那次要多。看来是没法脱身了,中原中也皱了皱眉,摆开架势准备迎战,却不免有点心虚。


此时正在教室上课的太宰治霍地站起身来。


“抱歉,老师。”他笑得眉眼弯弯,”刚才上体育课,我把要用的书落在操场上了。我可以去找吗?“


”当然可以。“面对这样的好学生,老师几乎是春光满面地把他请出了教室。


一出教室,太宰治立马飞奔起来。他冲出教学楼,抄了个小道直奔学校后墙,还滑了一跤,弄得一脸一身满是污渍。太宰坐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学校后墙和墙外的小巷,方才中也的糟糕处境当然就被他尽收眼底。至于他为什么要赶过去,因为有意思。他只是想看个热闹,袖手旁观,仅此而已。


太宰干脆利落地翻过低矮的墙,顺势坐在墙上,借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柳树隐藏自己,优哉游哉地看着好戏。


中原中也在同级生里一直是被敬畏的那一个。敬,是因为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拿的出一手漂亮的成绩等等;而畏,就是因为他令人叹为观止的格斗术。


他先是一脚踹飞了打头扑上来的家伙的武器,再用过肩摔重重撂倒,那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摔得龇牙咧嘴,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接着又用相同的方法制服了一大群人——他完全不怕消耗体力,他可不想打什么持久体力战,也根本没把那群杂鱼放在眼里,就想速战速决,然后回宿舍洗洗满身的汗水和灰土。


正当他专心对付迎面招呼上来的刀枪棍棒和拿着它们的制杖时,一股凌厉的棍风从后方突然袭击。中原中也不慌不忙,硬生生地用手把棍子一接,再那么一扭,愣是让棍子改变了移动轨迹,打中了棍子的持有者。中原中也冷笑,转而狠狠踩上了倒地不起的那人的脸。


“想和我使阴招?”中原中也轻轻舔了舔嘴唇,轻蔑得仿佛是在俯视着一只卑微不堪的蝼蚁。中学少年陡然散发出的强烈威压和冷酷的杀气,竟震得堂堂八尺大汉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我啊,有个死对头。他的阴招比你们在场所有人能想象到的还要多出十倍百倍。我天天耳濡目染,要是再中这种小计谋,好意思吗?”


躲在树后的太宰听到这句话笑出了声。其实,不光有这方面的原因,这个小矮子的反应速度也是无人能敌的,敏捷得好似一只猎豹,在猎物未能反应之前先发制人,一击必杀。中原中也的体术,真是不得不服。


等等。


太宰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道属于钢铁的冷硬光芒,一闪而过,然后被某个歹徒握在手里。这就不太公平了吧,太宰治苦笑。


你们这群人居然拿刀对付一个赤手空拳的中学生?!


还没等太宰喊出声来,持刀歹徒已经向中也挥起了刀。中也猝不及防,被划破了胳膊。鲜血立刻涌了出来,染红了大片的衣服。他忍着痛,向后退了一步,心中暗叫不妙。现在对方不仅恼羞成怒,还手持凶器,不管怎么说,中也毕竟是个中学生,一见这架势不免有些手足无措。


太宰现身的时候中也已经被划破了脸。中也看见太宰熟悉的欠揍笑容从歹徒身后出现,有一瞬间失了神。黑发的少年勾着嘴角,像个幽灵般从身后握住了歹徒持刀的手腕,只听“咔”的一声,疼的那人哇哇大叫,浑身一软瘫在地上,刀子也脱了手——想必不是骨折也得脱臼。


太宰笑得一如往常,却比平时多了几分凉意几分阴森,他俯身凑到歹徒的耳朵前,低沉的声线此时听来宛若恶魔的低语:“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中学生,还对人家耍刀子,那么漂亮的脸划伤了,折一只手腕还不一定赔得起呢。您说该怎么办呢?”


“太宰治,住手。麻烦死了。”中原中也忽然冷冷地开口,他斜斜的扫了一眼倒了一地的混混,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疲惫,“都滚。以后见一个打一个。”


两次把他们揍趴下的逆天中学生+一个突然出现深不可测的恐怖帮手=?等号后面是什么,识相的都懂。残兵败将们赶紧一瘸一拐地逃命了。


一切都结束了。中原中也长出了一口气,一下子瘫倒在地上。尘土和血污混合起来,显得他分外狼狈。太宰没有说话,只是走上前,在中也身边坐下。


中也闭上眼睛等着太宰嘲笑自己的狼狈相。沉默良久,太宰低低地笑了,并没有对他冷嘲热讽,更像是在自嘲:“嘛,中也。别看我给你解了围。要是单挑,我打不过你哟。”


“又是这种话。我听都听腻了。”中也嘟囔了一句,懒得和他纠缠。


太宰沉默了一会,突然开口问道:“我问你,中也。如果我不说这种话,下次,下下次,你会觉得自己有赢的希望吗?你还会和我比吗?”


中也一怔。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一瞬间令他无法作出令自己满意的回答。答案是会?不。谁稀罕和太宰那个家伙去比啊;那就是不会?也不是。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太宰和他较劲的生活,潜意识里喜欢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不会”这个答案,是在撒谎。


最后,他无奈地反问:“就算我不和你比,你也不会少块肉啊,为什么还要做这种没意义的比较?”


“因为我喜欢你。”太宰轻描淡写地甩出一颗重磅炸弹。中也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怀疑现在不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就是太宰的脑子搭错了哪根筋。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面前的黑发少年毫不犹豫地重复了一遍。他一如既往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只是在玩弄中也。但是他的眼神,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般清晰坚定,动人心弦。这双眼睛告诉中也,他说的都是真心话。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会用这种方法把你留在我身边。”太宰治偏着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是不是很无聊呀?”


中原中也默默地转过头,一把捂住自己泛起红晕的脸,暗暗骂自己没出息。良久,他坐直身子,与太宰四目相对。


“是挺无聊的。”中原中也说,“不过——”


“——我接受。”


说罢,他抓住太宰治的领带向下一扯,彼此交换了一个缠绵温柔的吻。


从此以后,两人再也不是非要一分高下的死对头,两人之间也再没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再没有扑朔迷离的感情。他们时不时还是会表现出惊人的默契,时不时拌嘴吵架,搞得两败俱伤,却又在关键时刻相视一笑,外人压根儿没有办法介入、干涉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一切都很清楚、很明白了——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他们是恋人。


END.

——————————————————————————————————

嗯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好长时间不动笔快废了,文笔剧情都没救。。

悄咪咪说一句之后会去写一阵子凹凸(有同好吗有吗有吗有吗☆▽☆)。。双黑这边还有坑没填(逃)好啦不闹了我会尽力的(๑•̀ㅂ•́)و✧

谢谢大家!(鞠躬

评论(2)
热度(67)